header

美国移民资讯 网站首页 > 移民资讯> AILA,EB-5年会现场报道|国会高参谈变法

AILA,EB-5年会现场报道|国会高参谈变法
作者:EB5Sir 来源:网络 日期:2016-10-27 人气:634

10月24-25日,是AILA(全美移民律师协会)的EB-5大会在华盛顿召开。业内每年有三大行业峰会,如果说IIUSA是行业代表性最强的,eb5investors是商业运营最成功的,那么AILA的会就是专业性最强的。也是在AILA的EB-5年会上,经常会传出也能重要信息,如2014年的半夜鸡叫,叫停了EB-5在2014财年的签证发放(号外 | 狼来了,EB-5美国投资移民正式进入排期时刻!)。

这两天,业内朋友Winnie伍律师(曼哈顿区域中心首席律师)在现场,2天时间无日无休,发来31页近5万字的会议记录。2年前,初识业内美女Winnie,慢慢从朋友处了解到,一个能靠脸吃饭,却没有靠天赋才华,仰仗着责任心,拼的竟是勤奋。收到这一个字一个字敲出来的会议记录,不是感动,只是惭愧,打扰其休息,北京时间昨天下午4点收到会议记录,晚上8点她已经在凌晨的机场候机了。


此次大会,对于我们来说,最最重要的应该是2场发言。一场是USCIS(移民局)EB-5办公室副主任Julia Harrison的发言,最后一场压轴戏是国会高参们的小组讨论。

鉴于时间关系,今天就先谈谈国会高参们的这场小组讨论。

首先,这是第一次,EB5Sir在公开场合听到国会人士详尽讨论EB-5变法改革议题。其次,这是国会高参,特别是刚刚在9月份发布EB-5新提案(新提案如约出炉,意料之中的特大意外|EB-5重磅)的Goodlatte的法律总参,公开讨论其观点。这些讨论,对于我们把握和理解,EB-5政策过去一年究竟发生了什么,以及今后的走向,其重要性怎么说都不为过。最后,也再得向Winnie说抱歉,就本场小组讨论的14页会议记录,我只能摘取要点提供给朋友们参考。

参加人员

两位国会高参:

Gary Merson, Chief Democratic Counsel, Subcommittee on Immigration and Border Security, House Judiciary Committee – works with Mr. Conyers (Dean of the U.S.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; Democratic Party) and Ms. Lofgren (Member of US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from California’s 19th District; Democratic Party) (众议院移民事务委员会民主党首席法律顾问)

George Fishman, Chief Counsel, House Committee onthe Judiciary; Republican – works with Chairman Bob Goodlatte(众议院立法委员会首席法律顾问,为Bob Goodlatte工作)

其他业内人士:

主持人Carolyn S. Lee,IIUSA主席Peter D. Joseph,和Enrique Gonzalez III。

小组讨论内容,问答形式展开,EB5Sir下面的正文部分,也将采取问答形式,上面提及人名请各位对号入座。


Gary:

他们的立场(指他服务的两位议员)有些区别。

Lofgren的立场是:认可用通勤方式计算就业。认同EB-5对于美国经济的作用。不期望关停,甚至短暂关停,EB-5项目。

Conyers的立场是:第一要务是确保改革能惠顾欠发达地区,可以通过TEA改革或者签证分组。他认同参议院和众议院的立法议员们,不改革EB-5计划不能延期。

Gary说,他听闻对于为TEA另辟签证队伍的顾虑,愿意公开探讨并听取其他意见,来使得EB-5计划能够回归立法本意,即:为乡村和高失业地区创造就业。

上周GAO发布的报告(问责办公室出炉EB-5之TEA投资报告|重磅炸弹)已经显示出我们能做什么。9月份,Goodlatte的提案基本上就能过堂讨论了,就能够通过委员会了。但是,议员们,将不得不再回到桌前进行讨论妥协。

Carolyn:

是否有妥协的空间,以便我们能达成可行性的方案?

George:

达成可行方案,需要在各方都实现改革。从去年秋天起,我们就已经在妥协过程中了。Goodlatte的提案,意指弥补诚信和透明。

Goodlatte已经做了很多痛苦的让步,试图达成妥协。但是,其方案未被接受,所以一些让步就再也不放到谈判桌了 - 但是,这显示出,他期望看到EB-5计划成功,期望达成可行方案。George愿意在任何时候,和我们坐下了商谈。

Carolyn:

他有说过哪些领域他愿意妥协吗?

George:

祖父条款和回溯条款,以及哪些条件可以满足低投资额的区域(TEA认定)?

Carolyn:

为何回溯条款如此重要?这项政策的目的,对于Goodlatte主席意味着什么?


George:

当前有1.7万个申请在等待签证。这个行业的一些人,期望的是消极的回溯,这样,项目可以继续招募投资者,在新法案出来之后的数个月之后。

就算法案出台后即可生效,这些改革也得花费近10年才能生效 - 花如此长时间才能生效对于Goodlatte来说是相当困扰的。他不想为改革等如此长的时间。

Carolyn:

完全理解主席和4位大佬在国会的立场。我们知道你们期望现在就进行改革。如果今天新法开始生效,在今天递件的申请将符合新法 - 签证的分配方式将延迟很久。

但是,你指的这1.7万个申请是在旧法下申请和获批的,签证分配流程已经开始并进入等待队列。这并不影响,你现在就开始实施改革。

(4位大佬指:参众两院立法委员会的4位大佬,Goodlatte和Conyers|Grassley和Leahy。)


George:

我明白你的观点,但是事实是,按照旧法7年后拿到绿卡的人并非立即受到影响。

Carolyn:

你认为Goodlatte主席HR 5992提案的主要关注点在哪?

George:

5年延期;
投资提高到80万(TEA/乡村)和120万;
改变TEA认定方式(每个人口统计区需要满足TEA要求);
辟出2000张签证给乡村;
限制外国政府参与区域中心计划;
透明措施;
确保符合证券法;
力图避免投资者资金被个人挪用;

Carolyn:

哪些是EB-5做得不错的?还行吗?

George:

EB-5好的地方有:所有签证都被利用;投资注入,虽然病没有到国会期望的乡村和欠发达地区;即便有些项目在繁荣地区,其工人住在欠发达地区并且因此获益;

有争议的问题是:多少项目没有EB-5就不能开建;就业创造出来了,但是是通过模型计很难知道到底创造了多少。

Goodlatte主席,支持EB-5计划,不希望像有些议员期望的那样关停该计划。他需要的是真正的改革,是公共政策的榜样。


Gary:

EB-5好的地方有:所建项目对所在区域非常重要,吸引了大量海外投资到美国,很多国会议员都期望EB-5计划成功。

Enrique:

该政策从1990到21世纪初都没有吸引很多人用的,现在终于被关注,被使用了。虽然该政策在透明度和监管的角度上是很需要改革的,但我们要小心不能太极端,对这个政策不利及减少外国投资。

是的,我们计算就业方式存在一些问题,但工作是被创造了。这个政策创造了许多机会。

从实际操作的观点而言,回溯条款可能是最需要改变的3大点。已经有很多资金进入项目了,如果我们要回溯到2015年的话,那会给投资和房产届造成很大麻烦;很多资金已经从监管银行释放出来了,然后再要求他们追加额外的30-80万美金,投资者不能或者不愿意如此操作;如果我们在金融乃至在房地产市场,造成了混乱,很多公司会破产。


Peter:

介绍了EB-5产生的积极作用(内容较多,不一一列举了)

Carolyn:

我们看到EB-5计划作出的积极贡献。我们要做什么,才能避免12月9日,EB-5计划关停?

Gary:

当我们谈论EB-5好处之时,有必要谈论我们的广泛共识:透明和诚信条款;投资额增长到80万,并且分两个档次;

Peter:

我们都希望看到这是一个有竞争力的市场(无论是80/100万,还是80/120万)。

Carolyn:

我们应该做什么?将会发生什么?

George:

3种可能:EB-5计划未获延期;短暂延期而未做任何变更;深度改革而获长期延期;当下,还不知道哪种可能。

去年,参议院和众议院进行了长时间的磋商,并且几近在12月份预算案之时,达成目标。

今年,很有可能继续这些磋商。

George非常欢迎就此就行交流,解决该问题。

如果,“那些参议员”还是持去年底同样的态度,那么将不会有任何妥协。所以,参议院是否会更灵活,我们需要观察。


Carolyn:

所以,当开始磋商的时候,参议院和众议院会保持一致?

George:

当我指参议员的时候,不是指Leahy或者Grassley参议员,是指那些参议员。。。(EB5Sir注:城市帮参议员)

Carolyn:

4位大佬对于关键议题保持一致吗?

George:

我不认为整体目标有何不一致的地方。


Gary:

对于磋商,没有妥协,我们就什么也达不成。双方,都是国会很有权势的人物。这边有司法委员会的资深会员,那边有Schumer和Flake,各自有不同的利益,都非常有影响力。所以,这不是单方压倒性优势,而是需要妥协。

譬如,重点在TEA,从通勤模式转变到明确的地理位置;譬如,生效时间。

Conyer议员的观点:如果投资级别意义重大,那我们可以为欠发达地区预留签证。我们不是从其他团体夺取签证,而是回归立法本意。

我听到过对于预留签证的担忧,所以他愿意听取意见,探讨这一担忧。

Carolyn:

增加签证配额的事如何?我们EB-5取得了巨大成功,以及需求很大。我们都同意,做得非常好,为何不增加容量?

George:

Goodlatte不反对考虑这一议题,如果EB-5计划能够改革使他放心。

然而,我们必须要认识到,很多议员不希望看到提高合法移民的整体数量。增加投资移民的签证数 = 增加所有移民数,还是从别的签证类别转过来?

增加所有签证数 = 政治议题。从别的类别转过来 = 共和党和民主党的政治议题,因为任何签证类别都有其历史,如果从别的签证类别转过来本身就是政治议题。

然后,就是全面移民改革的可能性。虽然很多人不反对增加签证,但是这些人可能要考虑给别人其他好处,所以,这也是另外的政治议题。


Carolyn:

有哪些政治议题呢?

Gary:

在其他签证类别还有百万张签证,我期望和George探讨这方面的改革。

Carolyn:

我们需要找到当前限制条件下的解决方案。在国会试图解决问题的时候,政府机关能做什么事吗?


George:

国会的共和党相信,EB-5法案已经提供了方式,让政府机关改变当前状况。Goodlatte提案中的许多事项,如果政府机关愿意做的话,他们今天就可以执行:

国土安全部可以涨价,却重来没涨价;
让州政府确定TEA认定;

有一些是必须要新立法的,如:
因为证券合规的原因,关停区域中心。

很有可能,但是不确认,国土安全部将在最近一个月推出EB-5计划的新法规 - 不确认具体内容和时间点,但是国会当前在讨论的很多改革,移民局都可以在现有法律条件下实现。

如果国土安全部,采取措施,推动EB-5新的法规设立,那将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国会的立法。


Carolyn:

这么说,政府部门推动改革,对你们来说,没你们来说没任何问题?不一定非得立法。

George:

只要法律允许他们这样做。

Carolyn:

USCIS对EB-5计划的管理有效吗?

Gary:

这是一个非常难于管理的计划。整个流程时间长,涉及SEC或者其他法律事宜。

Carolyn:

所以,USCIS需要做什么?更少欺诈,所以希望立法能够解决这些问题。你认为,在什么方面他们需要立法来帮助他们更加胜任这些事情?

George:

肯定有些事,能够通过立法来解决。审案管很难基于复杂的商业计划书作出判断。


Enrique:

让我们讨论下如果EB-5计划暂停将会怎样?在USCIS的1.7万个申请将会怎样处理?

我们需要考虑下政治现实。11月8日(美国大选日),将指明政治版图。当我们回来的时候,有些参议员已经不在了,会怎样?


问答环节:

Winnie:

我们讨论了很多改革,但是我从代理这边听到,最大的问题是排期 - 如果我们不能解决,我们将失去这个EB-5计划。投资者将会转到别的国家,有很多有价值的计划在。

如果在新的提案中,能够包括类似之前提案的方式(Grassley的S. 1501),就是可以先递交I-829,在由于排期而还未获得有条件绿卡的情况下。

Carolyn:

在HR 5992中有类似条款。

Winnie:

我认为,如果有明确类似S. 1501中这样的条款的话,EB-5计划可能还有市场。然后,我们才能继续讨论改革。

Gary:

让我来就,我们如何还是保持EB-5的市场,做些评价。一个方式是另辟签证名额。如果需要排队快速的话,可以走那个另辟出签证的通道。还有就是小孩做主申请人。


Winnie:

第二点,如果新法案造成回溯,我也不认为我们还会再有EB-5计划,因为全世界都会对美国失去信心 - 因为,我们不再坚持我们所承诺的。对于这些人而言,已经在一套法律体系下申请了,然后我们改变了法律,将造成巨大损害。

这也将扼杀EB-5的市场。

Carolyn:

我可以确信的是,AILA、IIUSA、EB-5IC、房地产圆桌会议、美商会,都会向立法者和国会山指出这些关键问题。正如George所言,在妥协精神下前行,我们将最终能够得以实现。


footer